世界杯,世界杯

有人说,球如人生,懂了足球,也就懂了人生。

这句话,我一直深认为然。

人生亦是足球,该为了一切可能去尝试。

最后能够举起大力神杯的也不过一家,但所有人都在为了一个可能去拼尽全力,一次又一次。

梅西说过自己愿意用5座金球奖换一个世界杯:

“五座金球奖,也比不上一座世界杯。”

梅西曾随着阿根廷国度队4次进入世界性大赛的决赛,然而4次,梅西和阿根廷队都在距离奖杯最近的处所倒下了。

“因为这些输掉的决赛,我哭了很多次。输了这些竞赛,也意味着我们没能完成全部国度的幻想。”

梅西和世界杯的距离

2016年美洲杯决赛失利之后,梅西便发布退出阿根廷国度队,不仅是出于成就,更是出于对屡求冠军而不得的情形下,外界对他的攻击。

世预赛之前,他终于还是如万众等待那样“反悔”了推出国度队的决议。

“我不记得当时花了多长时光去斟酌(重返国度队)这件事,但是我很快就懊悔发布退出了。”

“每一次加入世界杯,我的幻想都会变得更强烈。而这也是所有人都在等候实现的欲望。”

分开过,又再回来,毕竟是难以放下自己的国度队冠军梦。

“我一直会想象那个场景:我们赢下了竞赛,举起了冠军奖杯。”

足球亦是人生,爱好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但爱从来不只是霎时间的残暴。

人生中更多的是蒙受、隐忍、等候和希冀,在或悲或喜中去守候。

埃及国度队门将哈达里,现年45岁,是本届世界杯上年纪最大的球员。

1996年,23岁的哈达里第一次入选埃及国度队,那时候,他现在的小鲜肉队友们,要么还没诞生,要么还是学龄前儿童。

从青涩少年,到中年大叔,哈达里156次代表埃及国度队出场。45岁,早已过了一个男人反映和体能的巅峰期。

哈达里说,加入世界杯是他的人生幻想。而自1990年后,埃及已经持续缺席了6届世界杯。

这24年的漫长等候和煎熬,是对足球的酷爱,和对幻想不肯废弃的等待。

45岁,人生半局,有人为生涯斗争,为子女费心,幻想和信心的棱角,早就被无情的现实磨平,警惕翼翼地过着余生可数的日子。

45岁,也可以像哈达里一样,依旧为着自己年青时的幻想而奔驰着。

2017年10月9日,埃及2-1绝杀刚果,提前获得加入俄罗斯世界杯资历后,哈达里双手指天,仰天长啸,情感冲动的他甚至坐在球门的横梁之上,享受球迷们的欢呼和膜拜。

不要早早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句号,你所奔向的方向,因为酷爱,一切皆有可能。

英格兰队的守门员尼克·波普,曾经是一名送奶工,清晨4点就要起床上班,在第7级的业余联赛踢球。

冰岛队的守门员哈尔多松,其实是一名电影导演。但他心里一直有足球梦,早些年没有教练领导,甚至只能靠院墙反弹来练习扑救。

巴西的天才前锋热苏斯,4年前还是个17岁的瘦弱孩子,在大街上刷漆迎接巴西世界杯的举行。

你生涯的局限也许不过是自己划地为圈。

人生如足球,有时我们都不过只是个参与者。

一届世界杯,一场足球赛,从来都不是只有家喻户晓的耀眼巨星的传说。世界杯上,还有着太多人关于酷爱与坚守的故事。

有位名叫费尔南德斯的老爷爷是巴西队的超级粉丝。从1990年起跟随巴西队,共加入了7届世界杯,6届美洲杯,4届结合会杯和1届奥运会,总共到过66个国度,观看过154场竞赛,被球迷称为“巴西队第12人。

14年世界杯巴西1:7被德国屠戮之后,这位抱着“大力神杯”的老人在观众席上泪流满面。

悲伤过后他把抱着的“大力神杯”送给了一名德国女球迷:

“带着他去决赛吧!我很难过,但这是你们应得的,庆祝你们。”

后来,德国真的成为了那一年的冠军。

胜负主要,却不必定是最主要。有着能够值得尊敬的对手,进程也会很出色。

今年世界杯,费尔南德斯的脚步没有跟随到俄罗斯,因为在2015年9月16日,已经和癌症奋斗9年的费尔南德斯不幸逝世。

2016年7月,荷兰有名球迷,总是一身军装呈现在看台上的“荷兰将军”温弗雷德-维特耶斯突发心脏病离世。相比荣幸的巴西金杯爷爷,跟随了球队26年的荷兰人最终没能见到无冕之王捧起大力神杯的时刻。

虽有可惜,但我们却可以从他往日的笑颜中看出,关于足球的这场爱,他保持了下来,并且无比幸福。

岁月总是不愿饶人,没有谁能逃得出命运的轨迹。

1994年马拉多纳羞辱离去,1998年马特乌斯暮气沉沉,2002年齐达内颓然倒地,2006年内德维德跪地垂泣,2010年布冯伤陨完败,2014年卡西利亚斯黯然垂首。

恰似人生起落无常,没有哪支球队可以常居顶峰。

回看2014巴西世界杯,卫冕冠军西班牙赛前实力上佳,也受到无数人热捧。

开踢却爆冷出局,那一晚,微博上的板鸭球迷俱乐部成员大批潜逃,无数开赛前在微博昵称旁挂上西班牙小国旗的“支撑者们”瞬间消散不见,球队支撑率从第一直接跌出前五,一去一留间真伪立现,此情此景令人唏嘘。

足球场上变数未知,人生不也如此。当你站在巅峰,你的身后有无以计数的支撑者与拥戴者;而一旦倒下,又会有几人愿伸手扶你一把?

足球场就像一个猖狂旋转、孤注一掷的轮盘,人们不惜押上豪情、愿望、金钱、生命、国度,而足球最终树立的,是一个惨绿青年永恒的青春共和国。

菲戈之后会有C罗,罗纳尔迪尼奥后会有内马尔,巴乔后会有皮尔洛,马拉多纳后会有梅西。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如何为幻想而不懈尽力,如何在诱惑的魔鬼前探听灵魂,如何为养家糊口而挣扎飘零,如何熬过痛不欲生的至暗时刻……

足球亦是人生。

生涯大于足球,但足球的外延,可以和生涯的外延相接。

这里有喜怒哀乐、也有爱恨情仇;有上苍的眷顾,也有命运的捉弄;有时光的奇迹,也会有一声叹息。

但是,紧咬着牙关流下的汗哭过的泪,一点也不丢人,那是青春熠熠发亮的样子。

而背负的伤,也终会成为人生的嘉奖。

犹如人生,没有彩排和重来,每一秒都是现场直播。

当你从一个素不相识的球员身上,看到似曾相识的东西而不禁热泪盈眶时,不用猜忌,你看到的正是你自己。

只有冠军,才干举起大力神杯;但所有为着自己酷爱的事情奔驰过的人,都是赢家。

热血难凉的人啊,至逝世都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