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夏天优美的句子

最低0.27元/天开通百度文库会员,可在文库查看完全内容
原宣布者:ubengupn52
描述夏季的句子: 1、春天随着落花走了,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 2、夏日炎炎,小鸟不知潜藏到什么处所去了;草木都低垂着头;小狗热得吐出舌头不停地喘气。 3、夏天是性命的季节。它让所有的生灵感受到了性命的存在,也感受到了活着的魅力。对于夏天,我从不用苦来形容,因为它的本身是快活的。儿时的回想除了春日的野花,秋日的丰产,冬天的瑞雪之外。最大的莫过于夏日的顽皮。夏天是孩子们的天堂,在夏日的阳光中,可以感到自己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幼稚的嬉戏时间 4、满天的繁星布满全部天宇,几颗大而亮的星星挂在夜空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431373939,仿佛是天上的人儿提着灯笼在巡查那浩瀚的太空。 5、夏天的味道,多少人在这光芒的时刻染上永恒,滚烫的空气,指间的微凉,怀念如泼墨,泛起层层渲染,而今的彼此,隔着时间看彼岸,对岸夏天里的青春正一天一天地成熟,你微笑的脸庞,我浅唱着婉词,生如夏花般绽放,空气中的絮语,那一抹纯白的似水柔情,诠释着七月流火最美的纪念。 6、夏天给人的感到总是既阳光,又神秘。在这美妙的大自然里,夏天的夜晚,真是让我叹为观止。我信任,在这变幻无限的四季中,不仅仅只有夏天有这种奇特的魅力。在大自然里,必定有许多有趣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7、夏天是温暖的。太阳初升,温暖的阳光照在房顶上,人们就赶趟的出来晒晒温暖的阳光。花草树木接收着阳光养料茁壮成长,好为后面的风风雪雪做好抵御。森林里,刚
夏天是那样的漂亮可爱,它bai带给我们快活,给我们du增加了许多生涯的情趣。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zhi才还是晴空万里,一会儿便是乌云滚dao滚,电闪雷鸣。
夏天的小溪,版使我迷恋。溪水清得可爱,绿权得可爱,凉得可爱。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春天随着落花走了,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
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它在告知我们:“春已归去。”
青草、芦苇和红的、白的、紫的野花,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空气里充斥了甜醉的气味。

初夏时节,各色野花都开了,红的、紫的、粉的、黄的,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残暴斑点;成群的蜜蜂在花从中繁忙着,吸着花蕊,辛苦地飞来飞去。
盛夏,天热得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荫处飞,好像怕阳光伤了自己的翅膀。
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所有的树木都没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烈日当空,途径两旁,成熟的谷物在热得弯下腰,低着头。蚱蜢多得像草叶,再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光线灼人,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
气象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
全部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狗趴在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殊大。
灼热的火伞高张在空中,热得河里的鱼不敢露出水面,鸟也不敢飞出山林,就是村中的狗也只是伸长舌头喘个不休。
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着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感到憋气。

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村边的小溪,溪水一下低了几寸,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陡地变大了。
小鸟不知躲匿到什么处所去了;草木都垂头丧气,像是奄奄等毙;只有那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出破碎的高叫;真是破锣碎鼓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不动。马路上发着白光,小摊贩不敢吆喝,商店门口的有机玻璃招牌,也似乎给晒化了。

描述冬天的段落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清洁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逸,好像生涯中多了一层维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床上拆了帐子,铺了稻草。洗帐子要捡一个晴朗的好天,当天就晒干。夏布的帐子,晾在院子里,夏天离得远了。稻草装在一个布套里,粗布的,和床一般大。铺了稻草,暄腾腾
的,温暖,而且有稻草的香味,使人有幸福感。

不过也还是冷的。南方的冬天比北方难受,屋里不升火。晚上脱了棉衣,钻进冰冷的被窝里,早起,穿上冰冷的棉袄棉裤,真冷。

放了寒假,就可以睡懒觉。棉衣在铜炉子上烘过了,起来就不是很艰苦了。尤其是,棉鞋烘得热热的,穿进去真是舒畅。

我们那里生烧煤的铁火炉的人家很少。一般取暖,只是铜炉子,脚炉和手炉。脚炉是黄铜的,有多眼的盖。里面烧的是粗糠。粗糠装满,铲上几铲没有烧透的芦柴火(我们那里烧芦苇,叫做“芦柴”)的红灰盖在上面。粗糠引着了,冒一阵烟,不一会,烟尽了,就可以盖上炉盖。粗糠慢慢延烧,可以经很久。老太太们离不开它。闲来无事,抹抹纸牌,每个老太太脚下都有一个脚炉。脚炉里粗糠太实了,空气不够,火力渐微,就要用“拨火板”沿炉边挖两下,把粗糠拨松,火就旺了。脚炉暖人。脚不冷则周身不冷。焦糠的气息也很好闻。仿日本俳句,可以作一首诗:“冬天,脚炉焦糠的香。”手炉较脚炉小,大都是白铜的,讲求的是银制的。炉盖不是一个一个圆窟窿,大都是镂空的松竹梅花图案。手炉有极小的,中置炭墼(煤炭研为细末,略加蜜,筑成饼状),以纸煤头引着。一个炭墼能经一天。

冬天吃的菜,有乌青菜、冻豆腐、咸菜汤。乌青菜塌棵,平贴地面,江南谓之“塌苦菜”,此菜味微苦。我的祖母在后园辟小片地,种乌青菜,经霜,菜叶边沿作紫红色,味道苦中泛甜。乌青菜与“蟹油”同煮,滋味难比。“蟹油”是以大螃蟹煮熟剔肉,加猪油“炼”成的,放在大海碗里,凝成蟹冻,久贮不坏,可吃一冬。豆腐冻后,不知道为什么是蜂窝状。化开,切小块,与鲜肉、咸肉、牛肉、海米或咸菜同煮,无不佳。冻豆腐宜放辣椒、青蒜。我们那里过去没有北方的大白菜,只有“青菜”。大白菜是从山东运来的,美其名曰“黄芽菜”,很贵。“青菜”似油菜而大,高二尺,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家家都吃的菜。咸菜即是用青菜腌的。阴天下雪,喝咸菜汤。

冬天的游戏:踢毽子,抓子儿,下“逍遥”。“逍遥”是在一张正方的白纸上,木版印出螺旋的双道,两道之间印出八仙、马、兔子、鲤鱼、虾……;每样都是两个,错落排列,不依顺序。玩的时候各执铜钱或象棋子为子儿,掷骰子,如果骰子是五点,自“起马”处数起,向前走五步,是兔子,则可向内圈寻找另一个兔子,以子儿押在上面。下一轮开端,自里圈兔子处数起,如是六点,进六步,也许是铁拐李,就寻另一个铁拐李,把子儿押在那个铁拐李上。如果数至里圈的什么图上,则到外圈去找,退回来。点数够了,子儿能进终点(终点是一座宫殿式的房子,不知是月宫还是龙门),就算赢了。次落后入的为“二家”、“三家”。“逍遥”两个人玩也可以,三个四个人玩也可以。不知道为什么叫做“逍遥”。

早起一睁眼,窗户纸上亮晃晃的,下雪了!雪天,到后园去折腊梅花、天竺果。明黄色的腊梅、62616964757a686964616fe78988e69d8331333239303865鲜红的天竺果,白雪,生意盎然。腊梅开得很长,天竺果尤为耐久,插在胆瓶里,可经半个月。

舂粉子。有一家邻居,有一架碓。这架碓平凡不大有人用,只在冬天由邻近的一二十家轮流借用。碓屋很小,除了一架碓,只有一些筛子、箩。踩碓很好玩,用脚一踏,吱扭一声,碓嘴扬了起来,嘭的一声,落在碓窝里。粉子舂好了,可以蒸糕,做“年烧饼”(糯米粉为蒂,包豆沙白糖,作为饼,在锅里烙熟),搓圆子(即汤团)。舂粉子,就快过年了。



秋雨打着她们的脸。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已经是深秋了,森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站着,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漂亮的衣裳,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

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了,凌晨像露珠一样新颖。天空发出柔和的辉煌,澄清又缥缈,使人想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颂,正如望着碧海想着见一片白帆。夕阳是时光的翅膀,当它飞遁时有一霎时极其残暴的展开。于是傍晚。

晚秋底澄清的天,像一望无际的安静的碧海;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山脚下片片的高粱时时摇曳着饱满的穗头,好似波动着的红水;而衰黄了的叶片却给田野着上了凋敝的色彩。

多明媚的秋天哪,这里,再也不是焦土和灰烬,这是千万座山风都披着红毯的茂盛的领土。那满身嵌着弹皮的红松,仍然活着,傲立在高高的山岩上,山谷中汽笛欢跃,白望在稻田里缓缓翱翔。

当峭厉的西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的时候;当充斥盼望的孩子望断了最后一只南飞雁的时候;当广阔的大野无边的青草被摇曳得株株枯黄的时候—一当在这个时候,便是秋了,便是树木落叶的季节了。

秋后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

秋末的傍晚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失.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厚的凉意,驱逐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暗影,更快地倒压在村落上,暗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股股脱脱,如同坠人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水一样的清光,冲刷着柔和的秋夜。

秋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残暴起来。茂密无边的高粱、玉米、谷子地里,此唱彼应地响着秋虫的唧令声,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吹地翁像断断续续吹着寒茄。柳树在路边静静地垂着枝条,荫影罩着蜿蜒的野草丛丛的小路。

……月亮上来了,却又让云遮去了一半,老远的躲在树缝里,像个乡下姑娘,羞答答的。从前人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有点儿!云越来越厚,由他罢,懒得去管了。可是想,若是一个秋夜,刮点西风也好。虽不是真松树,但那奔跑澎湃的“涛”声也该得听吧。

西风自然是不会来的。临睡时,我们在堂中点上两三枝洋蜡。怯怯的焰子让大屋顶压着,喘不出气来。我们隔着烛光彼此相看,也像蒙着一层烟雾。外面是连天漫地一片黑,海似的。只有远近几声犬吠,教我们知道还在人间世里。

蔚蓝色的天空.在深秋时节,一尘不染,晶莹透明。朵朵霞云照映在清澈的嘉陵江上;鱼鳞的微波,碧绿的江水,增加了浮云的彩色,分外壮丽。

凉快清明的秋夜里,明亮而发红的火星在星空中为我们增加了不少的光荣和趣味。近来每晚八点钟以后,火星就从东南方的地平线升起。它比邻近天空中的任何一个星星都亮,不论你在哪里,都很容易找到它。

北国的落叶,渲染出一派多么悲壮的氛围!落叶染作金黄色,或者竟是朱红绀赭罢。最初坠落的,也许只是那么一片两片,像一只两只断魂的金蝴蝶。但接着,便有哗哗的金红的阵雨了。接着,便在树下铺出一片金红的地毯。而在这地毯之上,铁铸也似的,竖着光秃秃的疏落的树干和枝桠,直刺着高远的蓝天和淡云。

北方的果树,到秋来,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都会一株株的长大起来。像橄榄又像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小椭圆形的细叶中间,显出淡绿微黄的色彩的时候,正是秋的全盛时代;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北风就要起来了。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装点。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凌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息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

秋蝉的虚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处所,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像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

唐代诗人高骈《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精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宋代诗人王令《暑旱苦热》: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翘飞上山,人困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

宋代诗人秦观《纳凉》: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宋代诗人杨万里《夏夜追凉》: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宻虫鸣处,时有微凉只是风。

唐代诗人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幻想。

宋代诗人苏舜钦《夏意》: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南京

南宋诗人陆游《幽居初夏》: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树阴中野径斜。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箨龙己过火番笋,木笔犹开第一花。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

(一)含“夏”字的写夏景的诗句

1.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白居易《观刈麦》)

2.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李商隐《晚晴》)

3.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

4.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杜甫《夏夜叹》)

5.农夫方夏耘,安坐吾敢食。(戴复古《大热》)

6.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李昂《夏日联句》)

7.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岑参《休亭送华瞬王少府还县》)

8.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范成大《喜晴》)

9.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亭幽。(杜甫《忸村》)

10.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秦观《三月晦日偶题》)

(二)不含“夏”字的写夏景的诗句

1.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青蜓立上头。(杨万里《小池》)

2.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赵师秀《有约》)

3.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翁卷《乡村四月》)

4.接天莲叶无限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5.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6.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高骈《山亭夏日》)

7.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孟浩然《过故人庄》)

8.糁径杨花铺白毡,点溪荷叶叠青钱。(杜甫《绝句漫兴》)

9.松下茅亭五月凉,汀沙云树晚苍苍。(戴叔伦《题稚川山秀》)

10.自来自去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杜甫《江村》)

11.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12.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杨万里《闲居初夏午睡起·其一》) 参考材料: http://www.ycnet.cn/xzsc/ymyj/200905/32977.html
夏日炎炎夏阳酷暑骄阳似火烈焰升腾盛夏季节灼热灼人

热在三伏闷热难当烈日当空焦渴难耐

绿树浓荫街上的柳树像得了病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

地上的土块被晒得滚烫滚烫的,几只黑褐色的大肚蟋蟀,安着弹簧似的蹦来蹦去。

盛夏的阳光真像蘸了辣椒水,坦荡荡的街上没有一块阴凉地。

气象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

全部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狗趴在地上吐出红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殊大。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春天随着落花走了,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

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它在告知我们:“春已归去。”

青草、芦苇和红的、白的、紫的野花,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空气里充斥了甜醉的气味。

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所有的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烈日当空,途径两旁,成熟的谷物热得弯下腰,低着头。蚱蜢多得像草叶,在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光线灼人,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

柳叶打着卷儿,小花草低着头,大地冒着热气,湖水热得烫手,蜻蜓低低地飞在湖面上打转,这是它在向鱼儿报信:好新闻———就要下雨了!

初夏的晚风,带着枣花和月季花的清香,飘进这间俭朴而舒适的客厅。

夏天的一个晚上,天上星星闪耀,一阵阵凉风驱散了白天的余热,大地一片安静。

路旁的林阴树郁郁葱葱,蝉儿齐声歌颂,它们好像在夸奖自己的季节。

夏天里,细雨蒙蒙,青稞苗“咕咚咕咚”地喝着雨水,草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

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村边的小溪,溪水一下低了几寸,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陡地变大了。

初夏,石榴花渐渐开放了,绿叶衬红花,漂亮极了。远望,它像一片烘烘燃烧的烈火,又像傍晚升起的红艳艳的晚霞。

夏末秋初的南风刮来了新麦子的香气和蒿草的气味。

夏日的天空变幻莫测,时而多云,时而云层低矮,仿佛是催人举动的命令;时而阳光直射。

故乡的夏天,静谧,葱郁,秀丽,多姿。

时值盛夏,清风徐徐,月升东山。老槐树上虽然没有鹊儿,但知了却不停地鸣叫着,池塘里的蛙声大作……

虽然初夏让我晕沉沉的,可是初夏也是有很漂亮的花开了,如刺桐、凤凰木等,带来了另一种自然之美。

啊,我爱夏夜的星空,因为它是那么壮丽多彩,那么漂亮动听,那么富有神秘感!

夏天,在我的印象里是凌晨晶亮的露珠和夜晚繁多的星星。

夕阳的辉煌覆盖细纱,阵阵和风带着花香向你扑来,送给你一分惬意初夏的晚风,带着枣花和月季花的清香,飘进这间俭朴而舒适的客厅。

夏天的一个晚上,天上星星闪耀,一阵阵凉风驱散了白天的余热,大地一片安静。

路旁的林阴树郁郁葱葱,蝉儿齐声歌颂,它们好像在夸奖自己的季节。

夏天里,细雨蒙蒙,青稞苗“咕咚咕咚”地喝着雨水,草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

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村边的小溪,溪水一下低了几寸,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陡地变大了。

初夏,石榴花渐渐开放了,绿叶衬红花,漂亮极了。远望,它像一片烘烘燃烧的烈火,又像傍晚升起的红艳艳的晚霞。

夏末秋初的南风刮来了新麦子的香气和蒿草的气味。

夏日的天空变幻莫测,时而多云,时而云层低矮,仿佛是催人举动的命令;时而阳光直射。

故乡的夏天,静谧,葱郁,秀丽,多姿。

时值盛夏,清风徐徐,月升东山。老槐树上虽然没有鹊儿,但知了却不停地鸣叫着,池塘里的蛙声大作……

虽然初夏让我晕沉沉的,可是初夏也是有很漂亮的花开了,如刺桐、凤凰木等,带来了另一种自然之美。

啊,我爱夏夜的星空,因为它是那么壮丽多彩,那么漂亮动听,那么富有神秘感!

夏天,在我的印象里是凌晨晶亮的露珠和夜晚繁多的星星。夕阳的辉煌覆盖细纱,阵阵和风带着花香向你扑来,送给你一分惬意。

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所有的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光线灼人,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

柳叶打着卷儿,小花草低着头,大地冒着热气,湖水热得烫手,蜻蜓低低地飞在湖面上打转,这是它在向鱼儿报信:好新闻———就要下雨了!

初夏的晚风,带着枣花和月季花的清香,飘进这间俭朴而舒适的客厅。

夏天的一个晚上,天上星星闪耀,一阵阵凉风驱散了白天的余热,大地一片安静。

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村边的小溪,溪水一下低了几寸,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陡地变大了。

初夏,石榴花渐渐开放了,绿叶衬红花,漂亮极了。远望,它像一片烘烘燃烧的烈火,又像傍晚升起的红艳艳的晚霞。

啊,我爱夏夜的星空,因为它是那么壮丽多彩,那么漂亮动听,那么富有神秘感!

【夸奖夏天】不能否定,春天万紫千红,秋天遍野金黄,冬天银装素裹,确曾使人倾倒。但是,夏天也有自己苍翠欲滴的盛装。夏天的哪一个角落不充斥着象征性命的绿色呢?当你登上山巅,极目四望碧绿的原野,那深绿色的层峦叠嶂,像海洋上宏大的波澜,一浪接一浪,逶迤衔接,一直伸向遥远的处所,同灰蓝的天空连成一片,全部大地变成一块四处连绵伸展的宏大地毯,郁郁葱葱,充斥活力。

【夏天的烈日】太阳像个大火球挂在天空。刺得我们的眼睛都睁不开。马路上,柏油都已被太阳烤得发软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让人气也喘不过来。路边两旁的大树上,知了没完没了地叫,好像在说:热逝世了,热逝世了。小花低下了头,小草弯下了腰,都显得无精打采。小朋友呢?一个个都躲在游泳池里。看游泳池里的小朋友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的,只露出一个个小脑袋。

【热】夏天那种让人无法回避的酷热,真使人头痛,不论你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进入树木、房屋的暗影;不论是在凌晨还是在薄暮,那暑日的热总是随同着你,缠绕着你,真让人心烦。

【夏夜的广场】夜里,气象终于凉下来了,人们不约而同到广场漫步,那的人真多,男女老少川流不息,一会儿广场的彩灯亮了,把广场照得亮堂堂的。一阵阵风吹来,好爽呀!大家在广场谈天说地,老人们坐在树下安闲地扇着扇子,有的在对歌,有的在边漫步边聊天,还有的在跳舞,大家在广场玩得真开心。

【夏天的雨】夏天的下午,我坐在窗前做作业,抬头看见乌云密布,天灰蒙蒙的。突然,一阵狂风刮来,顿时,飞沙走石,树枝乱摆。不一会儿,雨下起来了。雨点一开端像一串串珍珠,转眼间,便变成了倾盆大雨,不一会儿天空中就挂起了一望无边的雨帘。大街上,屋顶上,走廊里,都成了雨的世界。雨点打在窗上,不是“哗哗”的声音,而是“啪啪”的响声;落在身上,感到像一块块橡皮打在身上,又痛又痒。

【夏夜】阳光不再那么激烈,它收敛了任性,于是,月亮渐渐在天边浮现。淡黄的圆月时隐时现,它是那么小,那么淡,简直像一块快要掉下的馅饼。太阳整理起余晖,徐徐隐没在远方的树林下,天边的云朵被染得一片橘红,那样刺眼,但也随着太阳的降落慢慢变浅,变浅,直到完整消散。

【夏日雷雨】天渐渐地变成了灰暗的,灰蒙蒙的云雾遮挡了天空,把太阳公公赶回了家,天一下子变得逝世气沉沉的。不一会儿,风咆哮着迎面而来,大风摇撼着大树的枝叶,一会儿像在赛场上为活动员加油的人们在呐喊,又一会儿像大海的狂涛怒浪在翻腾。过了一会儿,阵雨“哗啦啦”地从天上落下来,如同豆大的雨点撒落一地。又过了一会儿,雨下得更大了,雷公公和闪电伯伯也来凑热烈。雷电交加,真是夏雷骤雨。远处,滚动着沉闷的雷声,犹如从遥远的战场传来的炮声。而闪电一次接着一次像条条浑身带火的赤练蛇,飞过天空,照亮了乌黑的天空。

【夏夜之歌】刚出楼,一阵凉快的微风轻拂着大家的脸庞,朦胧中隐模糊约地听见池塘边的柳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水中的睡莲叶上,青蛙在阵阵地唱着“歌曲”。它们是否在为“歌王”的评选作无畏的争吵?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地,把每个人的心照得亮堂堂的。

【雷雨过后】六七月的天,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一会儿便会乌云密布,雷声阵阵,紧接着就是倾盆大雨。虽然下着雨,可那迷蒙的雨雾却给群山增加了不少妩媚的颜色。雨水冲走了连日暑气,给田野带来了清爽,带来了一片新绿。雾气与雨气覆盖着群山,乳白色的云纱绕着山腰飘扬,像仙女婆娑起舞……好一幅淋漓尽致的泼墨山水画啊!走在这里,颇有“人在画中游”之感。

【初夏】路旁遮阴的钻天杨,田野上一望无垠的葡萄架……初夏时节,各色野花都开了:红的,紫的,粉的,黄的,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壮丽斑点;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330336330成群的蜜蜂在花丛中繁忙着,吸着花蜜,辛劳地飞来飞去。

【炎热的夏天】一到酷暑的气象,太阳高悬天空,活像一个大火球,炽热、耀眼,大地像被烤焦了似的,一切生物都像在蒸笼里,闷热难忍。小河干枯了,树木花草低下了头,小草趴到地上。小狗伸着舌头,喘着粗气躺在屋檐下。大人们汗水淋淋地摇着扇子,小孩子们光着屁股泡在池塘里。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e5a48de588b6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30363735春天随着落花走了,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
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它在告知我们:“春已归去。”
青草、芦苇和红的、白的、紫的野花,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空气里充斥了甜醉的气味。

初夏时节,各色野花都开了,红的、紫的、粉的、黄的,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残暴斑点;成群的蜜蜂在花从中繁忙着,吸着花蕊,辛苦地飞来飞去。
盛夏,天热得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荫处飞,好像怕阳光伤了自己的翅膀。
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所有的树木都没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烈日当空,途径两旁,成熟的谷物在热得弯下腰,低着头。蚱蜢多得像草叶,再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光线灼人,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
气象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
全部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狗趴在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殊大。
灼热的火伞高张在空中,热得河里的鱼不敢露出水面,鸟也不敢飞出山林,就是村中的狗也只是伸长舌头喘个不休。
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着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感到憋气。

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村边的小溪,溪水一下低了几寸,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陡地变大了。
小鸟不知躲匿到什么处所去了;草木都垂头丧气,像是奄奄等毙;只有那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出破碎的高叫;真是破锣碎鼓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不动。马路上发着白光,小摊贩不敢吆喝,商店门口的有机玻璃招牌,也似乎给晒化了。

描述冬天的段落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清洁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逸,好像生涯中多了一层维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床上拆了帐子,铺了稻草。洗帐子要捡一个晴朗的好天,当天就晒干。夏布的帐子,晾在院子里,夏天离得远了。稻草装在一个布套里,粗布的,和床一般大。铺了稻草,暄腾腾
的,温暖,而且有稻草的香味,使人有幸福感。

不过也还是冷的。南方的冬天比北方难受,屋里不升火。晚上脱了棉衣,钻进冰冷的被窝里,早起,穿上冰冷的棉袄棉裤,真冷。

放了寒假,就可以睡懒觉。棉衣在铜炉子上烘过了,起来就不是很艰苦了。尤其是,棉鞋烘得热热的,穿进去真是舒畅。

我们那里生烧煤的铁火炉的人家很少。一般取暖,只是铜炉子,脚炉和手炉。脚炉是黄铜的,有多眼的盖。里面烧的是粗糠。粗糠装满,铲上几铲没有烧透的芦柴火(我们那里烧芦苇,叫做“芦柴”)的红灰盖在上面。粗糠引着了,冒一阵烟,不一会,烟尽了,就可以盖上炉盖。粗糠慢慢延烧,可以经很久。老太太们离不开它。闲来无事,抹抹纸牌,每个老太太脚下都有一个脚炉。脚炉里粗糠太实了,空气不够,火力渐微,就要用“拨火板”沿炉边挖两下,把粗糠拨松,火就旺了。脚炉暖人。脚不冷则周身不冷。焦糠的气息也很好闻。仿日本俳句,可以作一首诗:“冬天,脚炉焦糠的香。”手炉较脚炉小,大都是白铜的,讲求的是银制的。炉盖不是一个一个圆窟窿,大都是镂空的松竹梅花图案。手炉有极小的,中置炭墼(煤炭研为细末,略加蜜,筑成饼状),以纸煤头引着。一个炭墼能经一天。

冬天吃的菜,有乌青菜、冻豆腐、咸菜汤。乌青菜塌棵,平贴地面,江南谓之“塌苦菜”,此菜味微苦。我的祖母在后园辟小片地,种乌青菜,经霜,菜叶边沿作紫红色,味道苦中泛甜。乌青菜与“蟹油”同煮,滋味难比。“蟹油”是以大螃蟹煮熟剔肉,加猪油“炼”成的,放在大海碗里,凝成蟹冻,久贮不坏,可吃一冬。豆腐冻后,不知道为什么是蜂窝状。化开,切小块,与鲜肉、咸肉、牛肉、海米或咸菜同煮,无不佳。冻豆腐宜放辣椒、青蒜。我们那里过去没有北方的大白菜,只有“青菜”。大白菜是从山东运来的,美其名曰“黄芽菜”,很贵。“青菜”似油菜而大,高二尺,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家家都吃的菜。咸菜即是用青菜腌的。阴天下雪,喝咸菜汤。

冬天的游戏:踢毽子,抓子儿,下“逍遥”。“逍遥”是在一张正方的白纸上,木版印出螺旋的双道,两道之间印出八仙、马、兔子、鲤鱼、虾……;每样都是两个,错落排列,不依顺序。玩的时候各执铜钱或象棋子为子儿,掷骰子,如果骰子是五点,自“起马”处数起,向前走五步,是兔子,则可向内圈寻找另一个兔子,以子儿押在上面。下一轮开端,自里圈兔子处数起,如是六点,进六步,也许是铁拐李,就寻另一个铁拐李,把子儿押在那个铁拐李上。如果数至里圈的什么图上,则到外圈去找,退回来。点数够了,子儿能进终点(终点是一座宫殿式的房子,不知是月宫还是龙门),就算赢了。次落后入的为“二家”、“三家”。“逍遥”两个人玩也可以,三个四个人玩也可以。不知道为什么叫做“逍遥”。

早起一睁眼,窗户纸上亮晃晃的,下雪了!雪天,到后园去折腊梅花、天竺果。明黄色的腊梅、鲜红的天竺果,白雪,生意盎然。腊梅开得很长,天竺果尤为耐久,插在胆瓶里,可经半个月。

舂粉子。有一家邻居,有一架碓。这架碓平凡不大有人用,只在冬天由邻近的一二十家轮流借用。碓屋很小,除了一架碓,只有一些筛子、箩。踩碓很好玩,用脚一踏,吱扭一声,碓嘴扬了起来,嘭的一声,落在碓窝里。粉子舂好了,可以蒸糕,做“年烧饼”(糯米粉为蒂,包豆沙白糖,作为饼,在锅里烙熟),搓圆子(即汤团)。舂粉子,就快过年了。



秋雨打着她们的脸。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已经是深秋了,森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站着,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漂亮的衣裳,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

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了,凌晨像露珠一样新颖。天空发出柔和的辉煌,澄清又缥缈,使人想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颂,正如望着碧海想着见一片白帆。夕阳是时光的翅膀,当它飞遁时有一霎时极其残暴的展开。于是傍晚。

晚秋底澄清的天,像一望无际的安静的碧海;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山脚下片片的高粱时时摇曳着饱满的穗头,好似波动着的红水;而衰黄了的叶片却给田野着上了凋敝的色彩。

多明媚的秋天哪,这里,再也不是焦土和灰烬,这是千万座山风都披着红毯的茂盛的领土。那满身嵌着弹皮的红松,仍然活着,傲立在高高的山岩上,山谷中汽笛欢跃,白望在稻田里缓缓翱翔。

当峭厉的西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的时候;当充斥盼望的孩子望断了最后一只南飞雁的时候;当广阔的大野无边的青草被摇曳得株株枯黄的时候—一当在这个时候,便是秋了,便是树木落叶的季节了。

秋后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

秋末的傍晚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失.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厚的凉意,驱逐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暗影,更快地倒压在村落上,暗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股股脱脱,如同坠人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水一样的清光,冲刷着柔和的秋夜。

秋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残暴起来。茂密无边的高粱、玉米、谷子地里,此唱彼应地响着秋虫的唧令声,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吹地翁像断断续续吹着寒茄。柳树在路边静静地垂着枝条,荫影罩着蜿蜒的野草丛丛的小路。

……月亮上来了,却又让云遮去了一半,老远的躲在树缝里,像个乡下姑娘,羞答答的。从前人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有点儿!云越来越厚,由他罢,懒得去管了。可是想,若是一个秋夜,刮点西风也好。虽不是真松树,但那奔跑澎湃的“涛”声也该得听吧。

西风自然是不会来的。临睡时,我们在堂中点上两三枝洋蜡。怯怯的焰子让大屋顶压着,喘不出气来。我们隔着烛光彼此相看,也像蒙着一层烟雾。外面是连天漫地一片黑,海似的。只有远近几声犬吠,教我们知道还在人间世里。

蔚蓝色的天空.在深秋时节,一尘不染,晶莹透明。朵朵霞云照映在清澈的嘉陵江上;鱼鳞的微波,碧绿的江水,增加了浮云的彩色,分外壮丽。

凉快清明的秋夜里,明亮而发红的火星在星空中为我们增加了不少的光荣和趣味。近来每晚八点钟以后,火星就从东南方的地平线升起。它比邻近天空中的任何一个星星都亮,不论你在哪里,都很容易找到它。

北国的落叶,渲染出一派多么悲壮的氛围!落叶染作金黄色,或者竟是朱红绀赭罢。最初坠落的,也许只是那么一片两片,像一只两只断魂的金蝴蝶。但接着,便有哗哗的金红的阵雨了。接着,便在树下铺出一片金红的地毯。而在这地毯之上,铁铸也似的,竖着光秃秃的疏落的树干和枝桠,直刺着高远的蓝天和淡云。

北方的果树,到秋来,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都会一株株的长大起来。像橄榄又像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小椭圆形的细叶中间,显出淡绿微黄的色彩的时候,正是秋的全盛时代;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北风就要起来了。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装点。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凌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息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

秋蝉的虚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处所,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像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

唐代诗人高骈《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精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宋代诗人王令《暑旱苦热》: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翘飞上山,人困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

宋代诗人秦观《纳凉》: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宋代诗人杨万里《夏夜追凉》: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宻虫鸣处,时有微凉只是风。

唐代诗人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幻想。

宋代诗人苏舜钦《夏意》: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南京

南宋诗人陆游《幽居初夏》: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树阴中野径斜。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箨龙己过火番笋,木笔犹开第一花。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

(一)含“夏”字的写夏景的诗句

1.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白居易《观刈麦》)

2.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李商隐《晚晴》)

3.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

4.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杜甫《夏夜叹》)

5.农夫方夏耘,安坐吾敢食。(戴复古《大热》)

6.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李昂《夏日联句》)

7.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岑参《休亭送华瞬王少府还县》)

8.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范成大《喜晴》)

9.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亭幽。(杜甫《忸村》)

10.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秦观《三月晦日偶题》)

(二)不含“夏”字的写夏景的诗句

1.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青蜓立上头。(杨万里《小池》)

2.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赵师秀《有约》)

3.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翁卷《乡村四月》)

4.接天莲叶无限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5.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6.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高骈《山亭夏日》)

7.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孟浩然《过故人庄》)

8.糁径杨花铺白毡,点溪荷叶叠青钱。(杜甫《绝句漫兴》)

9.松下茅亭五月凉,汀沙云树晚苍苍。(戴叔伦《题稚川山秀》)

10.自来自去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杜甫《江村》)

11.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12.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杨万里《闲居初夏午睡起·其一》)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