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闺蜜财经原创,未经授权,制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撰文|蜜妹很无奈,也很啼笑皆非。蜜妹本盘算再写写关于财经方面的新"> 本文为闺蜜财经原创,未经授权,制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撰文|蜜妹很无奈,也很啼笑皆非。蜜妹本盘算再写写关于财经方面的新" />

没钱你连,致女文青:没钱,你连做转世三毛的资格也没有!

">

本文为闺蜜财经原创,未经授权,制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

撰文|蜜妹

很无奈,也很啼笑皆非。蜜妹本盘算再写写关于财经方面的新闻,究竟,这是个财经号。可朋友圈里,无论是财经范畴、互联网范畴还是文艺圈,甚至家人群里,这两天都被一个自夸三毛转世的“女文青”刷屏了。

蜜妹带着好奇心看完了那位女文青的微信文,以及大部分网上的评论。蜜妹看得不禁直冒冷汗,明明是一桩娱乐圈里,导演凭借名气才干出轨年青女子的桃色消息,按一般的道德评价,最该被责备的恐怕是导演,可舆论一边倒向了黑女文青,而曾被同事和朋友调侃为“女文青”的蜜妹,竟然也批准大部分网友的说法。

确切,这可能真是女文青、三毛还有荷西被黑得最惨的一次。可,女文青又怎么了,为什么如此招黑?还有那个被表述的生涯里只有远方、流落和爱情的三毛,曾迷过三毛一段时光的蜜妹,也开端猜忌,自己看的是不是假三毛文集。

于是,蜜妹又把十年前看的三毛的书翻出来,尤其是那本《撒哈拉沙漠》。看后不仅长叹,以前都没发明,本来没有钱,没有挣钱和积攒财富的才能,还真是连做三毛那样的女文青的资历也没有

01

哪个女文青没空想过自己是三毛?

其实那位女文青的行动,也没什么出奇的,可她自比三毛转世,看得蜜妹很是为难。

因为蜜妹也曾如此,空想过自己是三毛,而且,很长一段时光,蜜妹的价值观和行动都深受三毛的影响。一位知乎网友的评论,让蜜妹得以释怀。“她发明自己是三毛的心路过程,跟我数学测验大题不会做硬套公式时,一模一样。

记得初识三毛,正值高考备战时,极度偏科的蜜妹,经常被极度着急地数学老师拉到黑板前,当着全班的面解题。那种感到,就像是跪在菜市口的刑场,当着全班同窗的面,接收凌迟一般,老师的冷嘲热讽和白眼就像刀子割在肉上。

有次数学再次考砸,转天上课再次被老师拉上讲台做题,接收凌迟。好不容易忍到下课,老师分开,趴桌上偷偷抹眼泪。这时,作为数学学霸的同桌满眼同情地说,“感到你和三毛真像”。第二天,她拿了本三毛文集,翻到三毛被数学老师虐的那篇,递给了我。

三毛被老师凌辱作弊,并用墨汁涂面,还请求在走廊游行一番的行动和心理,可不就是跟蜜妹每次被拉上讲台解题,抑或直接被老师不点名讥讽时的心情很像嘛。

之后,管它什么函数、二次方程,三年真题五年模仿几年联考的,先看三毛再说!蜜妹曾学着她逃过学,那两天,四节数学课一个数学晚自习。

她逃学甚至休学,自闭,很多年后在回想那段历史时,三毛写道,“性命中本该欢喜不尽的七年,竟是付给了它。人生又有几个七年呢!”

在三毛洒脱、对生涯充斥热忱和戏谑的文字以及刻苦的异国求学过程里,蜜妹学会了释然,但依旧我行我素地偏科和恰当的让步。下个月的联考中,拿了第一的成就,老师嘉奖了些现金,金额多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会拿着钱,进了书店,买了本属于自己的三毛文集和一本文综高考模仿冲刺题。晚自习回家时,就着台灯,先看一小时三毛文集再持续做题。

后来,远方似乎成了蜜妹憧憬的处所,也成为蜜妹后来选择消息这个专业的源动力。每次提到远方,眼前依旧显现的是那段夜里挑灯看三毛文集的情景,和自我空想与她一样去流落去阅历。

这是份很羞涩难以开口的理由,一位小伙伴笑着说,“哪个看过三毛的女孩没空想过自己是她呢?”如今的她,正游学于德国,专攻文学。

02

远方流落的三毛,处处都写满了生涯的苟且

再后来,“生涯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已经成了某个时兴且招黑的词。有意思的是,一提到旅游、远方,很多自媒领会不经意用三毛的照片。

但如今重新翻看那些描述居住在远方的文章,尤其是《撒哈拉的故事》时,才终于清楚那句她在《惊梦三十年》里写的话:“那时候的我,爱的是《红楼梦》里的黛玉,而今的我,爱看的却是现实、明亮、泼辣,一个真真实实现世里的王熙凤。”

那时年事小,关注点都在她的异国留学阅历,沙漠里的奇闻异事,还有与荷西的浪漫爱情故事。十年后回过火来再翻阅她的文字,“看待女人,结了婚之后的太太,甜言蜜语固然有助婚姻圆满,可是倒不如按月缴上薪水袋来得管用。”“如果爱情不落到--洗衣、做饭、数钱、带孩子这些零碎的小事上,是不容易久长的。”别猜忌,这是三毛写的。而那些流浪的故事和爱情故事,无一不是缭绕着这些小事展开的。

那些常被人津津乐道的浪漫爱情故事和异国他乡阅历,处处都将她历练成现实精明,擅长持家的王熙凤。记载那些故事的文字里,都有着现实生涯的一地鸡毛。

在那个曾被蜜妹误以为是浪漫的撒哈拉沙漠的生涯里,处处都有着她和荷西苟且生涯的段落。《白手起家》中,租到一个很贵却家徒四壁破败的房子时,三毛不悦,却又只能适应和精打细算地添置各类家具和生涯用品。

为省钱,她借邻居的铁皮炭炉子,蹲在门外扇火,被烟呛得眼泪流个不停。为了改良伙食,和荷西一起亲自下海捕鱼,甚至还舔着脸杀鱼,卖鱼。

木材太贵,她向老板讨来一堆包裹棺材的铁皮木板,和荷西一起,亲主动手做桌子、衣柜等家具。当时要了很多木料,放在屋外,生怕别人偷去,一会每隔5分钟去看一眼,又去垃圾场捡空罐头做成铃铛似的东西,挂在木堆四周防盗,最后被风骗去抓贼。

而那个守着木料的下午,她收到了寄运来的物件,里面有婚前的照片。那时她看歌剧,和年青女子浪荡在小酒店,而这时的她,“不能回想,天台上的空罐罐又在叫我了,我要去守我的木条,这时候,再没有什么事,比我的木箱还主要了。”

这是三毛婚后生涯写真的一角,蜜妹恍然发明,这不和现实生涯一样一地鸡毛,却又不得不去像王熙凤那样精打细算地,经营好这个家。只不过,她会以艺术的情势将这些过得妙趣横生。

03

穷是文青的原罪,但没有挣钱的才能,你连做三毛那样的文青资历都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端,文青好像就成了一个自带黑化的词汇。蜜妹就曾遭受过同事用“女文青”一词的挖苦。固有的保持是矫情,工资低,穷则是原罪,在他们眼里,蜜妹也是如此。

但再次翻阅三毛的文字时,蜜妹不禁汗颜,没有深厚可供任性的家底,没有挣钱的才能,连想做像三毛那样的女文青资历都没有!

蜜妹在三毛的文字和阅历里,做了个简略的考据。在以前的印象中,三毛与荷西结婚后,过起了很多女性爱慕的家庭主妇生涯。但她并没有和一般的家庭主妇一样,完整损失挣钱和积攒财富的才能。

细看文章时,结婚时,三毛的父亲给了她很大一笔钱,具体多少没提,但荷西看到藏在枕头套里的钱,立即做出“吓了天大的一跳,一把将枕头套抱在胸口”的反映时,可见这笔钱的数量之惊人。

没有具体和确切的证据,但三毛长期在国外求学,旅居国外,钱都是父亲供给的,这可以看出,三毛比不得白先勇,但着实来自一个中等甚至稍微偏上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个很会挣钱的律师。可以辅证的是,三毛一家是追随国名党迁往台湾的,那时普通百姓,怎么能这样举家说姑息迁?

尽管家底较为殷实,但这没有成为三毛废弃挣钱才能的借口。

当三毛说不用这笔钱,荷西说挣钱养她,三毛的反映竟然是“几乎恼怒起来”,想回击又没启齿,“我的潜力,将来的生涯会为我证明出来的。现在多讲都是空费口舌。”而这样的回击,是在这段时光里,激发了源源不断的写作灵感。

在1973年到1979年,与荷西生涯的期间,她应该时《结合报》主编激励,作品源源不断最终集结出版了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

随后,《梦里花落知多少》、《呜咽的骆驼》、《万水千山走遍》等作品源源不断。她还写剧本,填歌词,四处做文学讲座。

80、90年代,图书出版正当火热时,稿费不少。三毛在台湾的火热暂且不说,彼岸的大陆校园里,传播的“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足可见三毛作品的畅销,如果折算成现金,不用蜜妹说,应当也能知道,三毛真心不穷!

回想了近两天三毛文集的蜜妹,真心感叹,谁能真正逃离现实生涯的琐碎?尽管女文青如三毛,有着较低的物质愿望,和可供她任性的殷实家庭,都尚且尽力积攒着能兑换成经济财富的事例,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尽力搬砖呢?

她能去远方,旅行、生涯,除了家庭和丈夫的支撑,更有身处何地哪怕是荒芜的撒哈拉沙漠都能靠自己生存下来的经济才能。

诚如三毛说的,“金钱是深入无比的东西,它背后的故事,多于爱情。”

欢迎关注“闺蜜财经”:闺蜜看财经,发明财富守护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