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爱好做梦的感到,它是个很独特的感知。我做梦的时候往往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会下意识地去记住梦的细节。醒来后记下来,有时啼笑皆非,有时感到还有深意,给生涯带来不少趣味,"> 我很爱好做梦的感到,它是个很独特的感知。我做梦的时候往往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会下意识地去记住梦的细节。醒来后记下来,有时啼笑皆非,有时感到还有深意,给生涯带来不少趣味," />

,为什么会做梦?

">

我很爱好做梦的感到,它是个很独特的感知。我做梦的时候往往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会下意识地去记住梦的细节。醒来后记下来,有时啼笑皆非,有时感到还有深意,给生涯带来不少趣味,但我一直非常迷惑,人为什么要做梦呢?

研讨做梦的学问叫oneirology,涉及神经科学、心理学、哲学甚至文学。但从亚里士多德、Plato,还是19、20世纪的精力剖析学家(譬如神叨叨的弗洛伊德),最后到现代1953年发明快速眼球活动(rapid eye movement,REM)现象之后的神经科学研讨。那,为什么要做梦呢?生理的起因是什么?从进化角度上又有什么故事?

科学家(以及伪科学家们,哼哼)已经提出了不少理论,都有些道理,也都有问题。我搜了一下中文相干的信息,果壳有一篇翻译了一篇《科学美国人》从进化角度上总结了5大理论:我们为什么做梦?。

这里我弥补一下,10大“为什么做梦”的理论和假设。

1. 满足你现充的欲望or愿望(wish fulfillment)

好吧…心理学的勿喷。但必需得说的是,弗洛伊德大叔的“欲望满足”算是民众所知最著名的梦境剖析理论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是个心理剖析学家。(关于他的理论在今天的心理学中的情形:弗洛伊德的书是否值得看?)。他剖析了几百名他的病人的梦,然后得出了结论:你在梦中完成现实中的欲望和愿望。无论是怎样的梦,惊悚或是美妙的,都是在直接或符号代表性地完成你潜意识中的强烈愿望。

举一个极端一点的例子,你和一个朋友最近有些抵触 。可能有天你做梦,就会梦到有人告知你ta出事故了或者你看到ta被很可怕地吊起来…虽然你基本没想到通过让ta逝世,来解决问题,但你的潜意识只是显示出你的一个欲望:你有点烦ta,不想看到ta。这个欲望你可能压根没有意识到。

弗洛伊德的这个理论在通过梦境剖析来解决病人的心理问题上屡试不爽。但这个理论是不符合达尔文进化论的,很多科学家并不以为这就是做梦的原因。(我也批准。这个理论只能说梦境像镜子一样,或多或少显示了你的潜意识所思所想,但并不是梦的根源。)

2. 只是在你睡觉的时候,神经元们随便地闹了一下:梦就是个没意义滴副作用

你困了,躺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神经元们却没有睡觉这么一说。所以大老板睡了,神经元们就随便了。随便的意思是,它们并没有啥特别义务要传递,但就是有的没的激活一小下,开个小差。于是,这便是另一个蛮风行的理论:梦实际上就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大脑运动,是脑干和边沿体系(limbic system,主管情感、感知和记忆的大脑体系)的神经元们无意义的运动的副作用而已。这个理论叫 “activation-synthesis model”(渣译:激活-合成模型)是精力病学家J Allan Hobson和Robert McClarley 在1977年提出完美的(见Allan Hobson and the Neuroscience of Dreams)。说多了你估量也不想听,简略滴说就是在睡觉的时候,这些神经回路激活了,发生了一些随机的神经信号,而大脑合成这些凌乱的信号,并尝试着主观地去懂得它们,成果就导致了各种奇奇异怪的梦。

这个理论最有趣的处所在于,它似乎说明了为什么我们人类老是爱好用讲故事的方法来懂得这个混沌的宇宙。

如果梦真的是大脑尝试懂得我们的大脑边沿体系(limbic system)所发生的一些随机任意的神经信号,那我们给予宇宙的种种“故事”就好像是白日梦一样。这就是我们懂得、认识宇宙的方法。而这种方法是准确的嘛?是真正客观的吗?就值得斟酌了。 当我们大脑的硬件有致命缺点时,我们所认识的逻辑和客观又是什么呢?

Hobson是这么说的:

梦是我们人类最具有创意性的意识状况。它是 混沌、随机的认知元素的联合体,它发生了一种新的信息情势:创意(或说新想法)。即使很多,甚至说大多数的这些新想法都是没啥意义的,但如果有那么几个是真的有用的,那么我们用来做梦的时光就不是挥霍。

那也可以说,在必定水平上,梦是有意义的,有些梦里的创意是能让辅助到我们的现实生涯的。但这是万分之一、还是亿分之一呢? 说不定,我们醒来就忘了。

3. 梦就是记忆从短期存储到长期存储时闪过时留下的倩影...

2005年,张杰(音译)在他的论文(Continual-Activation Theory of Dreaming)中论述了他对梦的原因的懂得。这个模型重要和记忆模型很有关系。他以为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我们的大脑都在连续地储存记忆。但梦像是个暂时仓储,在睡着的时候,我们把记忆从短期存储区域,“搬运”到长期存储的区域。而这些记忆便在我们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梦便是这些记忆留下的影子罢了。

4. 做梦是在巩固我们学过的东西

依据长期的经验和科学测试,“睡眠有助于记忆”一直是为人所知的。Robert Stickgold和他的团队在2010的试验发明,午睡时如果做梦,会让人的记忆力加强10倍(= =,听起来好伪科学…)。和楼上张杰的理论类似,

过了2年,一个关于精力创伤后的睡眠研讨给这个理论供给了支撑(科学美国人的原文:Don't Sleep It Off)。这个研讨发明,在阅历创伤后,如果马上就去睡觉,精力创伤将会更严重,而对创伤的记忆也更加深入。所以,这个研讨建议,当产生事故后,应当让受害者醒着,并不断和他们交谈数个小时,即使他们的确很难过,但在创伤后坚持苏醒,避免睡眠,将会有效地避免创伤记忆的巩固。

5. 记忆の定期清算体系

1983年,Crick和Mitchison在《自然》上发表了个短文,(profiles.nlm.nih.gov/SC)他们的理论被称为“the reverse learning theory”。他们以为我们做梦是为了将一些无用、不想要的在白天树立起来的神经衔接去掉。换句话说,梦就是记忆的定期清算体系。定期删除一些不主要、无用的记忆,把地位空给更主要的记忆。一句话说,我们做梦就是为了忘却它。这符合梦的5大特征之一:梦是很难记住的。做了梦,反而不能记住它,就好像过了一遍就是为了删掉它一样。听起来就像是数据库一样。不过,这不必定是真正的原因。

6. 装逝世?

2012年一个瑞典科学家Ionnanis Tsoukalas又对REM睡眠提出了新的讲解,他以为人类做梦和动物们装逝世有类似之处(= =,我也不知道他一开端是怎么把这两者接洽起来的,有兴致的童鞋可以自己下载这个论文看看,论文例数两者类似性,还和失眠、生物体温度调节也有关系来着:urn:nbn:se:su:diva-86003 : The origin of REM sleep : A hypothesis):人类睡眠时就等同于其他动物的一个常见的防御反射“tonic immobility”(“强迫僵直”,实际上就是装逝世)。而装逝世是一种在回避捕猎者的原始方法,当要挟呈现时,就会引起“战或逃”(“fight or flight”)反射,而在实际情形下,聪慧的动物会做出“战、逃或装逝世”(”fight, flight or faint”) 的反映。如果REM睡眠(注:REM睡眠时就会做梦)=装逝世,so=活命的一种原始方式, so =进化优势。

7. 危机模仿器

我看到这个理论的时候,笑了。说实话,亏还有人想出这个理论的。哎,人类想给梦按个理由,也是蛮拼的呢。

梦实际上就是危机情形的模仿、只是一场演习。白天的时候呢,生涯环境比拟恶劣,每天出门都有可能突然跳一个熊猫出来把你先祖给啃了,所认为了活命,能应用睡眠时光不断巩固学习、在大脑中主动演习的先祖们,才干一直活下来。

哇擦咧,这个技巧简直是碉堡了。这个技巧今天必需有啊,白天学一章,晚上睡觉时候在脑袋里做套温习题,第二天都不用巩固过关了,直接第二章接着。有此等神技,必成学神。嗯,这的确是个进化优势呢…

脑洞大开,梦里有个大喇叭使劲喊“这只是演习,这只是演习!赵思家你莫要慌!这只是演习!群众演员请按秩序去领盒饭!…”。

但是这么美妙的理论,有个大bug…它莫法说明为啥很多时候,我的梦里就只是在吃肥肠粉啊…啊,饿了...

8. 少年,做梦是在锤炼你的解决问题的才能

依据楼上的,哈佛医学院的一位叫Deirdre Barrett的妹子脑洞大开,立马跟帖,说做梦是在锤炼现在青少年最要紧的才能—problem solving!Deirdre Barrett

哎…瞬间感到回到了四年前大学申请写文书的日子了…“我不仅学术品格兼优,而且我还有实际的problem solving技巧,啦啦啦~”

她那试验我都不忍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不过呢,这个理由到是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论。但是…生物已经被狠狠地被其他科学家鄙视极其不严谨了…总不能为了让梦的存在符合达尔文论就找个这样的理由三…

9. 达尔文进化论:梦就是一种想法的自然选择。

心理学家Mark Blechner以为, 梦是创意的自然选择(ncbi.nlm.nih.gov/pubmed )。换句话说,人的大脑不断思考,有各种各样蛋疼和虽然看起来蛋疼但细心想想可能还挺靠谱的想法,而梦,就是实验场,就是自然选择的丛林,只有最好的想法能脱颖而出。这和楼上那个解决问题锤炼的假象有些类似,不过呢,听起来稍微要靠谱些。梦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它极具情感化,往往有很强烈的情感:担心、胆怯、难过…。而梦,可能就是一种教导方法教会我们,在哪些情形下,我们应当有怎样的情感、如何表示。这正好说明了,为什么做完梦之后醒来,我们更偏向于感受到负面的感受,如难过、怅然…

10. 自我调节?负面的情感变成符号?

2006年Ernest Hartmann,一位专业于睡眠疾病的教授,提出了一个和楼上较为相反的理论:梦的作用并不是激进地去选择强调那些强烈的情感或最有利的想法,而是个自我治愈的进程。梦中,我们把一些情感和一些符号接洽起来,然后把这些情感淡化,留在我们的成长阅历中,这样我们就不会一直在情感冲动、心境起伏的状况下。这也是一种进化优势:先祖们通过这样的定期的自我治愈,从各类创伤中刚强地生涯、进化到今天。

不管你感到哪个理论更有道理。反正这些都是假设而已,说不定都不是这些原因,也有可能都是。所以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梦到底是一个自然进化的必定成果,还是一个神秘的意外?

无论怎么说,我们都在自圆其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哎呀,说这么多,还能好好睡觉吗?!

谢谢@动机在杭州 的推举,已在2014年11月5日推举到知乎日报上啦:十个有关于「为什么做梦」的理论和假设。

转载,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