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都不想上班了?

不知从何时起,在60-70年代出生的人眼中让人无比憧憬的朝九晚五式的工作,已越来越被80-90年代出生的年青人觉得厌倦。

“每个月总有那么30几天不想上班。”

“没有一技之长的人才会出卖自己的时光换取金钱。”

“上班就是在挥霍时光与青春。”

......

诸如此类的言论频繁呈现在我们的社交网络与生涯中,于是“上班”听上去像极了一个很丧的词。

据国内某求职网站宣布的《2017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显示:近三年应届毕业生的离职率正在连续飙升,其中2016年高达26.5%。

“为什么现在的年青人都不想上班了?”任何一个社会现象的背后必定有其错综庞杂的原因。

作为一个已经上了3年多班的90后,我对这个问题充斥了好奇。所以前段时光,我看了很多关于“不上班”的文章,也和身边那些已经不上班的朋友们聊了聊,收获颇丰。

今天就来和大家聊聊:“这个时期的年青人,为什么不想上班?”,以及“不上班的话,可以做些什么?”

“上班和工作 完整是两回事”

首先须要明白一个观点:“上班”和“工作”完整是两回事。大部分人说自己“不想上班”,其实并非“不想工作”。

这个观点我是在看谈话节目《圆桌派》2016年的一期“呆着:不想工作怎么破?”时,被陈丹青点醒的。

“上班”是一种个人与公司之间的“商业交易行动”,公司付费购置你的劳动时光,你就必需依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在规定时光到规定地点去做规定的事情。

而“工作”则是一个人安身立命或实现自我价值的手腕之一。

简而言之:上班是为别人做事,而工作是为自己。

在《锵锵三人行》的百度贴吧里,某位网友对“上班”和“工作”的定义,我感到形容得非常贴切。

【上班】= 带有一种勉强的、不甘心的、被动的、单纯为了不被带上羞辱的“无业者”帽子的那些家境一般的、又没有什么特别才干的青年人、中年人所做的事情。“混日子”是上班族的广泛心态,因为收入不高,但又不能没有这份收入,所以“焦虑症”患者的比例也相对高一些,这在狼多肉少与攀比心较重的国度里最为显明。当然,也有一些人因惯性使然(上着上着就习惯了),他们对生涯的请求也不高,所以“混日子”对他们而然就是最好的日子。【工作】= 带有一种积极的、并不单纯为了不被别人轻视为无业者的、有斗争目的并能联合自身才能的、想要在工作中实现自身价值并能乐在其中的人做的事情。

所以千万不要混杂了“上班”和“工作”的概念。那些整天嚷嚷着不想上班的人,可能只是不想上班,而非不想工作。工作有很强的驱动力,陈丹青说,他也不爱好上班,却可以像虫子一样醒来就工作,一直到深夜。

那么界定明白了“上班”的真正含义,我们就来看看现在的年青人为什么不想上班。

“互联网的发达 让我们看清了彼此的生涯”

其实我感到,大部分人并非生来就讨厌上班。否则为什么职业倦怠症一般都呈现在那些已经工作了几年的人身上,而不是在应届毕业生身上。相反,刚刚分开学校的应届毕业生反而对上班的积极性最高,因为新颖好奇、没有经验。在对上班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概念和领会之前,我们往往会把“上班”和“工作”混杂一体,想从上班中获取工作才干带来的快感。

但成果往往是工作越久越发明:上班的实质其实还是为了赚钱营生。荣幸的话,它也许还能给你带来金钱以外的成绩感;不幸的话,你就单纯是在做一笔拿时光换金钱的交易,所以才会有人埋怨“上班就是在挥霍青春”。

但是生涯在一个物资社会,一个人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需就义点什么去换取金钱。而就义时光,可以说是每个人都天然拥有,且成本最低的买卖。所以上班赚钱,成了这个社会商定俗成的一件事情,它背后所折射的含义是:你要生存,就得上班。

所以大部分人哪怕上班没那么顺心,或正在做着自己不感兴致的事情,也只能忍气吞声,日子久了,倦怠感自然而来。

上班所带来的倦怠,信任每一代人都感同身受。但为什么我们的父辈母辈那一代,就从来没听说过谁谁谁不想上班,就干脆辞职了呢?

《圆桌派》里的观点很有意思:这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有关。

在通信和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期,人们的生涯相对贫乏简略,那时他们工作和生涯的重心都在自己所在的圈子里,并不懂得外面的世界,人们是如何生涯的。

但互联网时期,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大到世界,小到身边,你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生涯方法和生涯状况:谁谁谁出国读书了,谁谁谁创业了,谁谁谁一边环游世界一边赚钱了...

再加上各类媒体、广告、互联网产品每天都在变着名堂供给各种生涯方法:精英就该喝某品牌的咖啡,戴某品牌的表;中产标配就是一房一车,一年两次国外旅游;月薪两万的女孩每天一颗牛油果;不油腻的中年男人周末都在健身房挥汗如雨...

一方面,不同阶层的人毫无保存地看到了彼此的生涯状况;另一方面,社会也越来越宣传同一种价值观和胜利尺度。渐渐地,所有人都被挤到了同一个处所,向着同一个方向斗争。

然而可悲的却是,东方是一个等级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攀比心又极其重。于是那些无法突破现状的人,只能一边爱慕着别人的生涯,想要尽力改良自己,一边又缺少斗争的斗志与才能,于是挫败不断,最后只能沦为社会的边沿人,一日日反复上着没有盼望的班,不认命地活着。

“看似选择很多的年青人 其实别无选择”

虽说现在年青人不工作可以做的事情比过去更多了,但如今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生存压力也比过去大多了。

特殊对于那些家境一般又不顾父母反对,义无反顾分开故乡去大城市工作的青年来说,衣食住行的生存压力与日益膨胀的物资愿望都让他们在许多个“不想上班”的时刻迟疑不决。既得不到父母的支撑也没有承担风险的经济实力,看似选择更多的年青人实则基本没有选择。于是只好一边埋怨着“不想上班”,一边持续埋头干活。

所以“不想上班”对当代青年来说,其实是一句十分沮丧而又无能为力的话,它背后隐含的是除了上班别无选择的无奈。

如果以上描写的人群是“不想上班”群体中的大多数,那么真正做出辞职决议,不再上班的年青人,可以说是这群人中“真的勇士”了。

不上班 可以做什么?

消极选择:混吃等逝世家里蹲

在不上班的人群中,有这么两类对照鲜明的状况:混吃等逝世、得过且过的消极状况;和破釜沉舟、撒手一搏的积极状况。

消极状况的常见表示有:回家啃老、家里蹲、变卖已有资产坐吃山空(这种现象多见于家庭条件充裕者)等。

在“啃老族”已不是什么新颖概念的今天,“蹲族”这个新概念又呈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蹲族”,顾名思义,即不上班、整天蹲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无业青年,多存在于北上广深等竞争剧烈的一线城市。前阵子国心坎理学自媒体Knowyourself发了一篇文章专门剖析北上广深独有的“蹲族”现象。文章是这样描写他们的:“这群人高学历、无业、既不热血也不斗争,他们在一线城市里租房混日子,回不去家也留不下来,终日无所事事。”

“蹲族”这一时期的产物,充足验证了那句“尽力不必定胜利,但不尽力真的好舒畅”。我有时就想,我们这个时期是不是过于宣传“尽力”了,以至于每个人都像上紧了发条般,好像不尽力的人生就不值得一过一样。明明有些人就是本性懒惰、对什么都不感兴致,却被这个社会的价值观逼得不得不上进,拼命去寻找值得自己斗争一生的目的。

《圆桌派》里,窦文涛讲了一个辞去教师工作后回到故乡“蹲着”的年青人,连饿了吃东西、渴了喝水的愿望都没有,整日在家蹲着不出门,最后很长一段时光没见他之后,村里人发明他饿逝世了。

这应当是“蹲族”的极端了。

陈丹青说:有些人天生就对这个世界不感兴致,却无法选择地被生了下来。他们看了看这个世界,发明没什么可活的,于是选择了分开。

一想到在这个摩肩接踵的世界上有一群人正这样格格不入地活着,就感到悲痛。

转过火来看现实社会,无数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哪种生涯的年青人,和斗争的大多数一起涌向了北上广,却发明那个竞争剧烈的世界好像也不是自己的故乡。可是来路已不能退,于是只好在北上广做一个“蹲族”,但蹲久了也有坐吃山空、蹲不下去的一天,最后还是得出去重新找工作、重蹈覆辙。

而对于那些出生在大城市,或者家庭富饶到即使不工作也可以衣食无忧的人来说,不上班也可以靠已有资产舒舒畅服地活着,再不济在北上广卖套房,也可以支持个好几年。我的一个朋友告知我,她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存在。以前她一直好奇为什么他们整天不上班也有钱花,有一天实在憋不住启齿讯问原因后才知道:本来他们没钱花了就卖套房,卖个几百万又可以过个好几年。

“但是长期这样也不是个措施,总得有个生钱的源头吧。”朋友说。

这种坐吃山空的不上班,其实也算比拟消极的状况了。

积极选择:自己给自己打工

积极的不上班的状况就比拟庞杂了,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从“为别人打工”,改变成了“为自己打工”。我梳理了一下认识的人中所有不上班人群的选择,基础可以分为这么几类:

1.创业

这类人中男生居多,他们大多目的性强,不爱好被条条框框束缚,不必定性情外向、有引导力,但大多不受束缚、盼望财务自由。

创业比拟合适那些有必定人脉资源和独立想法,并且抗压才能较强、接收充实繁忙状况的人。至少我身边创业的人中,没有过得轻松的。

2.开店做生意

我身边开店做生意的朋友中女生居多,她们开的店也多在餐饮行业,并且她们都有一个同样做实业的男友或老公,两人一起打理店铺或扩展生意门类。

可能很多人好奇开店的起步资金有多少?在这个互联网风行、传统行业叫衰的年代,开店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我懂得下来,开店对于不上班的人群来说却确切风险较大,起步资金至少20-30万,这是在一家二线城市开一家小型咖啡厅的投入。至于店铺能否赚钱就和诸多因素有关:前期投入、店铺定位、经营管理、品牌营销等等。身边朋友开的店铺中,有开了几个月就开端盈利的,有人气火爆算好了1年内回本的,也有每个季度亏损100万的。基础规律是:前期投入越高,回本越慢。

所以开店对一个人的资金积聚请求较高,如果完整拿自己的钱去开店的话,风险还是挺高的。

3.自由职业

我身边做自由职业的就五花八门了:有自媒体人、自由撰稿人、旅游达人、自由贸易者、沙画师、饰品手艺人、摄影师、糕点师等等。

自由职业也是一种职业,它更多依附于一个人的某项特别技巧,基础上那些能靠自由职业生涯的人,在自己的专属范畴都有必定人脉资源且极其自律。但混得好不好,就是一个仁者见仁的问题了。

4.斜杠青年

“斜杠青年”也是新时期的产物。

斜杠青年,即同时做着好几件事的年青人。时期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互联网使人与人之间的交换沟通变得更加便捷,远程办公和线上工作的方便性使一个人拥有了同时做好几件事的可能性。

身边那个白天看上去默默无闻的同事,也许下班以后会在家持续捣鼓一些别的酷炫事情。快节奏的生涯和竞争越来越剧烈的时期背景下,我们越来越不安于一次只做一件事情。

我认识的人里,有一边上班一边运营着自己的自媒体的,有自由摄影师同时开着一家手作淘宝店的,也有一边开着咖啡厅一边运营着自己的广告工作室的。我自己也是一边上着班一边运营着大众号、拍着照片。一个人的精神总归有限,但之所以能保持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时期变更太快,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所从事的职业,哪天就成了夕阳行业,或受政策影响、面临淘汰。另一方面,也确切是兴致普遍且好奇心茂盛,在现有工作无法满足自己兴致的前提下,总想做点自己感兴致的事情,补充工作以外的空白。

心理学自媒体Knowyourself同样写过一篇与“斜杠一代”有关的文章,试图剖析斜杠背后的原因,文章里得出的结论是:在斜杠风潮背后,反应的是趋于疲软的全球经济形势,和年青人越来越强烈的不安全感。选择斜杠,是因为许多人不再信任社会的稳固性,也不信任依附长期勤奋的尽力便能获得胜利和阶级的跃升。

这个观点我深认为然。想要单纯依附朝九晚五的工作实现突破式地财富增加太艰苦了,拿现在最热点、薪资最高的程序员来说,勤勤奋恳、不分昼夜,冒着提前秃顶和猝逝世的风险卖力工作十来年,可能也不过年薪百万,这还是混得比拟好的那一拨人。可一百万可以在北上广做什么呢?不够市区一套房的首付。

“这个时期让人心碎之处在于,它让个体为实现自我斗争,但斗争却不必定实现自我。”

但我认为,在时期风潮变更之前,多学种姿态自我防御,总归是不会错的。

...

以上这些,就是不上班可以做出的选择方向。无论哪一种,似乎都可以展开成一篇文章进行专门剖析。

我也盘算把“不上班”这个话题,做成一个系列。接下来一段时光,我会逐一采访身边那些不上班的年青人,看看不上班的生涯,毕竟有多幻想

如果你是一个不上班的年青人,或者你身边有已经不再上班的人,欢迎推举给我,只要阅历奇特,我非常乐意与之一聊。

2019年10月10日更新:

距离当初写下这篇文章已经过去一年多时光了。这篇文章是我想开端“100个不上班的人”采访打算的开始,也是我抱着出书梦做的一次勇敢尝试。

很开心,一年后,我实现了这个欲望。

以「100个不上班的人」为主题的自由职业人物采访合集——《只工作不上班》正式出版了!

详情看这篇文章:辞职后的第502天,我写了人生中的第一本书

感激知乎朋友们的关注,盼望你也能实现幻想❤️

更多都市青年生涯记载:

这个时期的年青人,都在焦虑些什么?mp.weixin.qq.com出生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mp.weixin.qq.com工作和兴致,能否合二为一?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