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大家共享的这七首古诗词,有的想必你们必定听过,然而,我们却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它们。

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没有留下姓名,却留下了漂亮而浪漫的诗情。

1.唐代铜官窑瓷器题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是一种冥冥中的注定,那么,为何有些人来晚了呢?于是感慨“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其实我信任,这世间没有什么能拦阻爱情的纯洁,年纪也不行。但我还信任,能拦阻这类爱情的美满的,或许也正是年纪。

所以这首诗读起来,才有一种令人心疼的无奈。仿佛能看到一个娇柔的女孩仰望心仪的那个他,凄然地想,如果早生若干年,站在他身旁、与他携手漫长一生的会是我吧?

但人生没有如果,你生得迟了,他生得早了,便只能“相思相望不相亲”。

曾经,我对闺密说,在古诗词的世界里,有两句诗让我看到就顿觉爱情的苍凉,但细细咀嚼后又有种说不出的甘甜。一句便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另一句是张籍的“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可能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可转变的命运,然而能看到这份不可转变,能以诗留住如此美妙的心声,便会得到繁花尽处的一抹清凉。

知道这首诗确切很久了,却一直不晓得作者是谁,后来特意去查,才发明真的是作者不详。只知道它是刻在唐代瓷器上的诗,有可能是陶工自己所作,也有可能是当时风行的歌谣,所以姑且就用这个题目吧——《唐代铜官窑瓷器题诗》。

那一组题诗里还有几句我也蛮爱好的,“夜夜挂长钩,朝朝望楚楼。可怜孤月夜,沧照客心愁。”

好诗在民间,不假啊。

2.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是一首汉乐府民歌,也是一首表达了对爱情的忠贞的情歌,但不知作者是谁。

诗文有着属于民歌的直白与质朴,而在情感上衬托出了作为誓言的坚定与剧烈,若进行深层思考,则有对封建礼教的对抗与叛逆。

“上邪”的意思是“上天啊”,以此感慨,来表达那份日月可鉴的心意。

诗中以大批自然景观为载体,以那些无法轻易转变的自然规律为假设对象,当高山没了山峰,当江水枯竭,当夏天下起雪来,当天和地合在一起,当这些基础上不会产生的事情产生了,我才会分开你。

大概我们这个时期再也不会将自己的爱表达得如此剧烈了,所以我们才要去好好感知两千多年前的青年男女们的率真和热切。

我知道有些人看到这首诗可能要发笑,它让我们想起那部重播过若干年的神剧《还珠格格》,

里面紫薇跟尔康的台词“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正是源自这首诗,虽然现在看来这剧确切雷点多多,但人家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很深情的好嘛。哈哈。

3.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搴:qiān;訾:zī)

曾有位朋友告知我,她最爱好看的故事是暗恋的故事,最爱好的一句诗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句诗也让我一听倾心,后来我才知道它出自《越人歌》,作者不可考。多么遥远而古老的歌谣,如林间五月的风,吹去了喧嚣,踏碎了时间,侵入心里,挥之不去。

当岁月回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久至周王朝以及春秋战国时代,越人生涯在江汉地域,气象温热潮湿,随处可见星罗棋布的江河湖泊,所以舟楫才会自然地呈现在这首诗中。搴舟,即为荡舟。

而这首诗其实是一位越人歌手唱给自己新来的领主的,以此歌来表达自己真挚的情感和为其效劳的光荣。当时这位领主听后深受激动,依照楚人的礼节感谢了他。

而今,因为这句“心悦君兮君不知”,《越人歌》听起来有了凄美的暗恋味道。仿佛是一个灰姑娘遇见了心仪已久的王子,也许她知道,悬殊的差距不会让两人有美满的成果,所以只能在心里偷偷地爱着,而不让他知道。

没有成果的爱恋或许是苦涩的,但如果将它当成是自己对爱情最好的纪念与珍藏,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一直感到,暗恋是一种很唯美的存在。“心悦君兮君不知”,带着一点点心酸与落寞,静静地沉淀,与时间打磨在一起,偶尔想起仍觉甜美,足矣了。

4.题玉泉溪红叶醉秋色,碧溪弹夜弦。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短短的一首五绝,寥寥二十个字,读起来真是既醉于其中风景,又叹息诗中境况。

这首诗出自一位唐代女子之手,姓名及身世均不得而知,因其最早见于《树萱录》,其中提到“尝游湘中”和“宿于驿楼”,故称此女为“湘驿女子”。

总之这是出自女性之手的一个作品,其婉约细腻给这首诗增加了一种悄然的美感,秋光,红叶,碧溪,琴瑟,无一不美,但又透着某种凄然。

而这种凄然在后两句中则表示得更为显明,“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曾经美妙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而未来的风雨苦难又何时是个头呢?

虽然我们不知道她愁思为谁,惆怅为何,但我们懂得古代女子闺怨情感里所转达出的失望,而又有多少属于女性的才思与才情被吞没在历史的烟尘里。

所以,这首女子所创作的小诗,如一朵娇嫩的花,在风雨中摇摆,好在留了下来,那不妨就记住它吧。

5.绿罗裙一枝迎春,送走寒冬万里云。一片赤忱,为谁苦追寻?问声郎君:谁是梦中人?点绛唇,垂下云鬓,着我绿罗裙。

这首词出自一个漂亮浪漫的故事。相传伏羲氏用柔软的枝条,鲜嫩的绿叶及迎春,编织出了一条美丽的裙子,并将它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姑娘穿上这条裙子后,似天仙般光荣夺目,而她也被伏羲的才干与真情所打动,便以身相许了。后来,在伏羲外出的时候,姑娘被寂寞覆盖,被怀念折磨,于是就穿上丈夫为她编织的绿色罗裙,喃喃地唱出一支曲来:

“一枝迎春,送走寒冬万里云。一片赤忱,为谁苦追寻?

问声郎君:谁是梦中人?点绛唇,垂下云鬓,着我绿罗裙。”

绿罗裙,就是用绿叶编织出来的漂亮裙子。可以说,这是有材料记录的人类历史上第一件定情之物。

而五代词人牛希济写过一首有关绿罗裙的《生查子》也是非常美的:

“春山烟欲收,天淡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回想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细思,词中所转达的情感是多么的深挚,恋人分辨后,若是看到路边的芳草也要加倍怜惜,因为它会让你想起绿罗裙,以及穿着绿罗裙的心上人。绿罗裙在这里饱含指代与象征意义。

正是由于这首词,绿罗裙也成了词牌名。和它的原名《生查子》比起来,《绿罗裙》更加浪漫活泼。

6.行行重行行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途径阻且长,会见安可知。胡马倚北风,越鸟巢南枝。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尽力加餐饭。

这首“行行重行行”是《古诗十九首》中的第一首,也是我最爱好的一首,惋惜它没有留下作者的名字。但每每品读它的时候,我的心都会变得柔软而遥远。

诗的背景是在东汉末年的动荡时代,战斗与骚乱造成了更多的分别。这首诗中的女子,日日地期盼着,默默地叹息着,却仍然没有等来她远离故乡的丈夫。就那样生生地别离,相安在天涯,没有音讯,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胡马倚北风,越鸟巢南枝”是诗中最棒的句子,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将那份思家恋家的情结放于动物的习惯中,含蓄而深沉。

但我最爱的还是“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这种等一个人等到消瘦的情况多么令人心疼。后来北宋词人柳永化用了这句诗,写下了有名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一个在缓缓地诉说,一个像凿凿的誓言;我爱宋词的唯美,但也爱古诗十九首的质朴。

诗的结尾,正是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欲望,她没有对丈夫说你要好好闯天下,也没有说你要记得常常怀念我,而是说“尽力加餐饭”。她的想法就是,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珍重自己的身材。

《饮马长城窟行》中说“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纳言词中有“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俭重还”,可见关怀一个人,正是要关怀到最日常的生涯。

相思是爱,挂念也是爱。

7.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这篇文章中的最后一首,我决议选择《诗经》中的篇章,因为它是我们诗歌的源头,那些来自于民间的没有留下作者名字的美妙诗句,不仅让我们看到人类最初的七情六欲,还让我们感受到文学对生涯的记载与歌唱。

若说诗经中我最爱的一首,思来想去,还是这首《蒹葭》。它出自《诗经·秦风》,前四句最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可见,故事应当产生在一个深秋,深秋的萧索最能烘托别离的相思。芦苇长长了,露水凝成霜,一个为情所困的男子,站在河边怀念着心爱的姑娘,仿佛她就在河水的中央。这是诗经中饱含意境、充斥画面美的一篇,诗中的男子用情之深不禁使我想起——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有些缘分,大概就是这样可遇而不可求吧。有些人,是我们伸出手怎么尽力也够不到的星辰,是我们踏遍河流也追寻不到的水中花。

那就遥遥地看着吧,看那河水汤汤,看她在水一方。

作者:叶初夏收拾